纯白的祈祷

By renxiaxin33

圳深市,一个经济发展高度发达的城市,这座城市的人都是这座机械城市的零件,快节奏资本已经是这座城市的代言词,半年 GDP 高达万亿。每年都有人进入这座城市打拼,但这座城市也成为了他们的囚牢。

“我要辞职”。一位看上去二十三四的男生站在办公桌前面递交辞职单并等待着自己面前的大腹便便的谢顶上司签名,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很压抑,不是酒局就是通宵加班,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一番思考后做出了这个决定。

辞职手续很快就下来了,把租房里的东西邮回家后,北顾开始打开旅游不断地下划时在角落景点网站开始了旅游前的准备。

5A 景区人太多,旅店和伙食费用自然就贵,去了就是人山人海,在不断的下划时北顾瞟到了一则旅游广告。

厌烦了发达城市的快节奏?白花镇值得你前来游玩,山水之间镇民亲和,一个真真正正的农村镇子。旅店伙食价格合理。还附带了几张照片,照片里山水秀丽,天气晴朗。

思索片刻,行李箱已经准备好了,同时之前联系退房了的房东也刚刚好赶到。

飞机冲上云霄,北顾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城市,终于离开了,离开了这个牢笼。小憩一会儿后,飞机广播提醒已到洛书南航空站,航空站转地铁到汽车站又乘乡镇客运,连续几次转车后,终于乘上了那一天一趟的客运。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车了,小时候回老家到是经常做,现在也还是蛮有趣的。

一路上虽有一点颠簸,那种浮空感也是只有乡下才能感受到了,不过好在路边美景尽收眼底,车上乘客也不多,除了自己也就三人,有一对在卿卿我我,男生看上去晕车精神不好,女生皮肤黝黑麦色看着车窗外飞过的景色,另外一个戴着兜帽,应该受不了这颠簸选择睡觉吧。

司机师傅将客运车停在了一个岔路口,扭头告知白花镇到了,北顾提着行李就下了车,路口上立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白花镇欢迎您,两边都是种着遮阳大树一直沿着碎石路直到尽头,北顾听见身后一声尖叫,扭头一看是那位戴兜帽的人下车摔在地上,手上的手机也滑到了北顾脚边,北顾捡起手机递过去时他看清到了兜帽之下的人。

“堆……堆糖?”那兜帽女生是北顾大学时期的女朋友,两人因工作原因分开去了不同城市,两人联系断掉后也无法再联系对方。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让我这弱女子在这烈日之下谈心会不会有些奇怪?”沉默许久还是堆糖先开口,北顾这才反应过来接过堆糖手上的行李一起沿着碎石小路走进白花镇。

一路无话,两人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该怎么开口,一会儿来到了镇上,规模很小的小镇,称为镇却只有村的大小。离镇口很近的招牌上写着民宿,两人也朝着那边走去。

民宿旅店里面坐着一位妇人,看见两人走来也准备好接待二人。“您好,请给我们两间房。”“一间房,两张床。”北顾话音刚落堆糖则瞬间插了上来。在两人为房间讨论房间问题时旅店老板娘笑了一下拿出一串钥匙,最后以堆糖双人床费用便宜结束了讨论。

房间干净整洁无异味,窗户向阳通风。两人安置好行李后,太阳快落山了,云层像是被扰乱的染缸,桃红色由内到外渐变,一层叠着一层,看着夕阳西下,两人决定去吃点东西。

“两位,请问需要吃点什么?”

“菜单上全部上一遍。”

“啊?好的,请稍等。”

半小时后,两人喝着小酒聊起从前,从大学合住到毕业从业及生活琐事,几年的分别使两人无法述说心中事,这么多年没人人能让他们述说,只有对方才能让对方袒露心声。不过多久饭桌上美食已经被两人横扫而空,两人回到了房间,酒精的作用下,两人靠沙发在一起睡了过去。

堆糖睁开眼时北顾已经不在身边,茶几上摆放着精致的早餐,这让堆糖回想起同居的时间,睁开眼就能看见准备好的早餐,吃完早餐,两人牵手漫步在那乡间小路,看着溪边戏水的白鹅,来到那满山白花间,风吹过扬起白花如雨,堆糖站着白花直接,白花划过长发别在了耳边,堆糖拿着白花,花朵清香漫遍这山间,北顾拿着编好的花环戴在堆糖头上,黑色长发与白色花朵的搭配是如此完美,那一回眸一笑是北顾这一生从未所见的美。

“我……我,我能和你再”

“你看鸽子!”

“啊?”

两人直到黄昏之时才回到旅店,旅店老板正做着饭,看见两人过了便邀请一起吃饭,两人也不好拒接就一起吃饭。

“来尝尝这边的特色,用肥厚的白花瓣烹饪的菜,这是蒜泥白花,这是白花炒肉,山上的野猪肉哦,这个啊,这个是白花蛋汤,这个白花啊,说来话长……”旅店老板娘一口酒下肚开始述说着白花之源。

“白花镇叫白花是因为千百年前一颗陨石从天降下,将这一带夷为平地,撞击将陨石化成了无数碎屑散落这一片,吨吨吨,之后这里开满了白花,因此名为白花镇,嗯?”老板几口酒后发现两人已经把菜吃完了,不过也笑了出来。“只能说明我厨艺不错,你们都很喜欢。希望下次来这里啊,你们就在我这里吃吧啊。” 旅店老板娘看着两人上楼后看了已经后院那不断生长的白花嘴角上扬。

堆糖静静地看着那杯夜幕笼罩着白花山,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美丽,渐渐看的有些入神,北顾叫了几声堆糖才反应过来,堆糖回过头看见北顾单膝跪地,手里拿着白花从盆栽中的一株白花。 “糖,你……你愿意……愿意……愿意和我永远……永远在一起,度过每一天吗?”北顾红着脸害羞着问出了他想问的,也希望堆糖能回答那个肯定的答案。

堆糖刚想回答,楼下的街道上就传出一阵阵歌声,那歌声是如此美妙亦又有些怪异,就像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唱出绝美的奇异恩典,两人寻声望去是一位小女孩跳着舞唱着歌谣一蹦一跳的向着白花山走去,镇上居民也拿着火把跟着一起朝着山上走去。 两人想了一会儿,也想看看白花镇有些什么传统节日,于是两人紧跟其后,这夜晚上山和白天完全不同,夜晚在月光照耀下阴森寂静,连平时能听到的飞鸟地虫鸣声都没有,像是都在此刻停止。

沿着小路走上一会后,那歌声再次响起,火把的光也再次亮起在那尽头。两人拨开灌木丛看见镇民将火把插在地上,围着小女孩跳着奇怪舞蹈,小女孩双手合十 嘴里像是在说着什么,女孩手举向天空,天上的星星像是以某种规律排列,自然又怪异。大地不断震动,一颗巨大的藤蔓破土而出,像是有生命般左右摇摆,镇民身上开出一朵朵白花,白花以很快的速度覆盖了全身,就像是一个人型植物。两人被这一幕吓到了,堆糖吓的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枯木枝上,那些植物人那一刻都看向了两人,以一种奇行方式向两人袭来,还发出阵阵怪声。

北顾拉起堆糖向山下跑去,慌忙之中堆糖一脚踩空,即将摔倒时,北顾抱住堆糖翻滚了几圈撞在树上停了下来。

“堆糖,没……没事吧”北顾感觉到后背发热,一丝丝活动都会带来剧烈疼痛,但是他还是更担心怀中的堆糖。堆糖在翻滚之时晕了过去,北顾想爬起来背着堆糖离开这个怪地方,抬头望去,一朵白花映入眼帘,植物人们已经将他们围住,其中一个提着两人衣服将其拖上山顶,北顾无论怎么挣扎都摆不脱那力道。

堆糖醒来时看着白花摇曳在微风中,在看清周围一切后,那股恐惧再度袭来。

“北顾!”堆糖看见北顾被吊在那巨大的白花上,藤蔓贯穿了北顾的胸膛,鲜血已经沿着藤蔓流的已经没有几滴。

“为什么会这样,你们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会这样啊!!!”堆糖锤着地面双手已经被石子磨破了那稚嫩的肌肤。

小女孩从黑暗中现身,她双眼无神,仿佛这一切都无关紧要,她对着堆糖说道:“加入我们,和我们成为一体,请不要拒绝,拒绝就是他的下场。”

“你 tm 还有点人性吗?你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畜生。”堆糖抄一块石头扔向女孩,石头直直的砸向小女孩,但是没有一丝反应,只是重复的说一句话。

僵持一阵后,小女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了下来,白花将北顾围绕起来。熟悉的声音从白花群中传出。

“堆糖,你看我没事。”北顾从白花下来走向堆糖,“堆糖,和我一起加入他们吧,一起去前往那命运的终点,属于我们的天国,我们将没有秘密隐瞒对方,我们即是白花,我们都是白花,我们将前往永恒。”北顾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堆糖看着北顾如此说道,指甲因握拳刺入了掌心,“闭嘴,你用他的样貌和声音,我只觉得恶心,你杀了他,还敢化身成他。爷……爷要在你眼里弄点灰,你个垃圾。”说完堆糖向北顾扬起了藏在手里的泥土。转身就跑,碰倒了插在地上的火把,火把引燃了堆积的枯叶,在风的帮助下燃起熊熊烈火,烈焰将植物人和那颗巨大的白花围在其中,植物人们想冲出火焰抓住堆糖却和火焰一接触就浑身爆裂,堆糖一边跑一边回头,许久之后,堆糖疲倦的走在草原之上,身后已经没有追击的植物人但堆糖一直在走,她想要远离那座山,远离有白花的地方。

堆糖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声的哭了出来,她回想起这些天和北顾一起的时光,想起了北顾跪地时的那句话,她还没有回答,她以前想象过那个场景,如果北顾向她发起,那么她一定会答应,不会犹豫。

“我,我!我答应!你回……来吧,回到我身边好不好!”堆糖已经哭哑了嗓,泪也流干,只剩下无尽的嘶吼,筋疲力竭的堆糖沉沉的睡了过去。

堆糖睁开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吸入的空气是消毒水的气味,手上输着点滴,稍微一动就是满身疼痛,之后得知白花山发生山火,自己被消防队直升机救出,不然自己也要死于火灾之中。火灾起源被认为是天干物燥高温引起,堆糖知道这一切,她想把这一切都藏在心里,随着时间流逝将其沉入心海。

(完 · 结局一)


堆糖坐在地上哭泣,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好可怜哦,我知道了,我可以帮你哦!”堆糖回头一看,是一位黝黑麦色的女生,长得很漂亮,双眼闪烁着星光,旁边还有一位看着书的男生。 “我想和他在一起,不要在分开,下辈子也是如此。”

“嘻嘻那好吧,不要后悔哦~” 女生闭上那星瞳,嘴里念念有词,堆糖身上发出一道道白光,白光一闪一闪,直到将堆糖完全包围后消失,堆糖随着白光一起消失在草原上。

“你这样玩,真的好吗?”

“我喜欢,怎么?管我啊?管我试试看?你会吗?你会一直惯着我的,我亲爱的”

堆糖睁开眼,周围是一片黑暗,一道光照了进来,堆糖站起来向着那光走去,却一脚踩空,缓过了疼痛,发现自己倒在了碎石路上,抬头一看北顾拿着自己手机惊讶的看着自己,她又回到了白花镇。

(完 · 结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