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enone

By 白昼锦

跑,快跑!

漫无光亮的黑夜,暴雨倾盆而下,粗野地砸在空虚的人世间。一道闪电蓦然划黑的夜空,紧接着惊雷炸开了周围死寂的空气。隔着峭楞楞如鬼一般的灌木丛稀看见一个不断跳跃的人影拼命奔跑。他身后的不远处,是一群踉跄着快速前歪着头佝偻着身躯,嘴里不断发出瘆人的嘶吼声的“人”。

快,再快一点……再坚持一下。

阿雨贴着一块突起而锋利的岩石块跳下,一刻不停地继续跑着,后面的怪物咆更大声了,而且不断有新的怪物跟入追他的队伍……他已经连续这样跑了近两个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起如此的消耗。更何况子弹早就打没了,两把手在逃跑中仅剩一把,除了跑、躲他没有任何办法。

“靠!”

左脚应该是崴到了。

阿雨挤出一点唾沫,企图滋润一下干涩到冒火的喉咙,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咆哮,他绝望地闭了闭眼。

这就是末世……他曾经亲眼看见母亲被拖走,父亲变成怪物,大他三岁的哥哥满眼猩红,挣扎地控制自己,最终却也露出尖利的獠牙向他奔来……他已经独自存活了四年了,如果他是为了这样的结局,那努力地生存又有什么意义!

阿雨死咬着嘴唇,忍着左脚踝处传来的剧痛,一声不吭地向前跑着。

左前方大概一千米,有一处断崖……

冷硬的空气灌入肺中,一遍又一遍地刺激着阿雨的神经。

“哥,那里有一群丧尸!”

“我看见了,好像在追着一个人。”

阿雨眼睛一亮。

这是……人的说话声?是……幻觉吗?

紧接着阿雨听到右前方传来一声枪响,他身后的丧尸咆哮地更大声了。

没错!

“喂,快往这边跑!”是第一次说话的女生。

阿雨紧急一个转弯,朝着声源的方向跑了过来。又是“砰砰”几声枪响,离他最近几个丧尸倒在了地上。

雨水混合着汗滴在脸上蜿蜒,成股流下。阿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全力奔向黑夜斑驳的两道身影。

近了……三步……

突然耳边有什么呼啸而过,阿雨应声倒地。

天地之间重新归于寂静。

“你打他干什么?”是那个被叫“哥哥”的人,听说话声应该在 27、28 左右。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你们出去那么久 我还以为……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们了就看见他着一大群丧尸,一瘸一拐地朝你们扑过来。我也没想那么多,就随手把石块捡起扔了过去……”这次是道陌生的女声,声音的主人应该在 19 岁左右。

“哥,你也别怪安然了,她也不是故意的。”

“就是,实在不行,等他醒了我好好给他道个歉?”

“……”

虽然脑子到现在还是晕乎乎的,但旁边的声音好像证实了他真的获救了。尽管过可能不太尽如人意。

阿雨动了动手指,布料厚实的触觉让他一阵心安。好像在漂浮的云上长时间地走,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一般。

好想就这样睡去啊……

“滴——”

“什么情况?”之前的男人立刻警觉起来。

“滴——”

“这个声音……心电图平了?”

“滴——”

“啊!对不起,对不起!”安然含糊不清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煲的粥,用闹钟定了时,用的是这个铃声……”

“安然!”

“你想吓死我们吗?”

“其实多分泌点肾上腺素挺好的……”安然小声说道,突然她又大喊一声:“啊!我粥!”

“……”

“你醒了?”

眼前的男人成熟稳重,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他伸出手,将阿雨慢慢扶起来。

“你什么时候醒的呀。”一个少女蹦蹦跳跳的,手里端着一杯水,递给阿雨。

“Nava,小心点。”男人嗔怪地看了被叫做 Nava 的女生一眼,后者却冲他扮了个脸。

“你才刚醒,还不能喝那么多水,先润一润嗓子,等一下再喝。”

阿雨点了点头,接过杯子,但由于之前体力消耗太多,他举着杯子的手抖个不停水更是差点洒在地上。

“算了吧,安然,说你太累了,左脚崴伤还不停地奔跑,得有很长一段时间躺在床休养,但也要适时下地溜达溜达。”Nava 俏皮地眨了眨眼,喂着阿雨喝了一口水“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阿雨的嗓音沙哑,让他皱了皱眉头。“从安然说她拿石头打我那一段。”

“什么?”Nava 显然没明白阿雨最后一句话指的是什么。

“你刚才问我,什么时候醒的。”

“哦……”Nava 讪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其实安然她人特好,就是偶尔爱犯糊。安然是个医生,虽然可能不大靠谱……但她心不坏,真的。”

“没事,最终的结局还是好的。”阿雨清了清嗓子,微微苦涩地笑了。

“我叫乔一,是 Nava 的哥哥,也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乔一微微地笑了。“我擅长击,Nava 擅长电脑技术,并且一直在为我们寻找绿洲。安然是队伍里的医生,还一个人叫菠萝,是个机械方面的天才,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

阿雨再次想起那天夜里,他不要命地往前跑,依稀看着空了的子弹夹不要钱地往飞。

“我叫阿雨,似乎……没什么擅长的。”阿雨苦笑道。

“啊……没事。既然你能在丧尸的围攻下一个人存活到现在,这说明你一定有么过人之处。”Nava 安慰着。“实在不行,你也可以看草泥马啊!”

“什么?”

阿雨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刚才这个小丫头片子,是骂他吗?

“哎呀,草泥马,就是那个!”安然突然冲了进来,怀里抱着个电饭煲的内胆,面尽是焦急之色。

又来一个骂我的?

“就是羊驼。”

正当安然和 Nava 两人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和阿雨解释时,旁边淡定的乔一轻飘地点破了两人的谜府。

“诶对,就是那个会吐唾沫的。”安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啊对,那个,对不啊,把你打得……那么惨。”安然用牵着内胆的手,小小地比划了一下。

“没事。”阿雨笑了。“你们,还养羊驼?”

“是啊,我们都叫它 nod。”安然敲了敲内胆。“我做好了大米饭。”

“你不是煲粥去了吗?”Nava 好奇地朝安然的手探了探头。

“别提了,我的闹钟订晚了一个小时,粥早没了。我又重新做了别的,等会儿吃后,我还得试试看能不能用什么东西把糊在内胆上的粥弄掉呢。”安然皱了皱眉,续道:“这锅已经干烧了半个点了,没炸是万幸,估计离废也不远了。”

“那你还等啥,赶紧给菠萝啊!”Nava 一把抢过内胆,撒丫子就往门外跑:“我顺叫他一起去吃饭!”

“这丫头。”乔一无奈地笑了。

“你们的关系真好。”阿雨看着 Nava 跑远的背影,心生艳羡。

“说不好世界上就剩这几个人类了。”乔一耸了耸肩,向阿雨伸出一只手:“阿雨你意加入我们的家庭吗?”

家?

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人说这个字了。

视线里的那只手稳稳地举着,可它的轮廓却越来越模糊。阿雨眨巴眨巴眼睛,尽想把眼中的水雾弄掉。他一把抓住半空中的手,缓缓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

“耶?你叫阿雨是吧,你好像要哭?”安然好奇地把脸凑了过来。“哎呀,伤感什么习惯了就好了,我刚来时也这样……我情商真高。”

“……”你情商高的话,就应该不说话!

接下来的十几天,阿雨平均每天在床上躺 18 小时,下床喂 nod,陪菠萝、安然唠嗑个小时。这个中型基地他已经来来回回摸索好几遍了,看了四个装满枪支弹药的火库,三个食品储存库,一个可容纳上百人的健身场地和器械,二十余间寝室带独卫浴,各种医疗设备,足够他们五个人加一只羊驼撑几十年了。

乔一说这个基地原来是军队的秘密基地,因为其中一个人感染了病毒成了丧尸,以整支军队都跑出了基地四处为祸。安然因为采集婆婆丁做药材,偶尔发现了这隐蔽地极好的基地。

这是什么好运气。

阿雨暗自腹诽。

乔一偶尔会和菠萝一起出去寻找点资源。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基地近的丧尸越来越少。阿雨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安然提议让他陪自己去采药,阿同意了。

说是采药,其实也不全是。只要两人看见了什么没被污染的资源,就统统装进安拿的袋子里。

一看就是老手了。

“那个,谢谢你啊,这半个月都是你一直照顾我,还喂我吃饭。”阿雨微微红了脸看着眼前元气满满的少女。

“没事。”安然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俏皮地冲阿雨扮了个鬼脸。“所以这叫什么,打不相识?”

阿雨失笑。

“你不还给我讲故事,唱歌了嘛。我对唱歌好听的人超有好感。”

“是吗,那我唱歌好听吗?”阿雨突然放下手中的袋子,抬头看向安然。

“好听。”安然也停下了动作,看向阿雨认真地说道:“你的嗓音很适合唱歌。”

两人对视数秒,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最后,安然率先开了口。

“啊!”

阿雨眼皮一跳,手忙脚乱地扶住突然从石块上掉下来的安然。慌乱之间,阿雨突感觉自己好像搂到了两团软软的东西,让他的指尖一麻。

“安然你几罩杯?”阿雨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安然的脸一下子通红,又恼又羞,赶紧把阿雨推开,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身子背了过去。

“小心!”

阿雨一把拉住安然,朝她原来在的方向开了一枪,一声哀号的咆哮伴随着碎石滚的声音散去。

安然脸色惨白,忧虑地看了阿雨一眼。阿雨冲她点了点头,将她半楼在怀中。

“你带了几把枪?”安然压低了声音问道。阿雨没说话,往她手里塞了一把手枪和夹。“小心。”

两人迅速交换位置,背靠背警惕地盯着前方,缓缓地转动着。突然一只丧尸从阿的脚下窜了出来,被阿雨一枪崩掉了脑袋。混着腥红色血液的脑花在空中炸开,淋漓漓地落到地上,散发着一股恶臭。

安然小心地“啊”了一声,阿雨正想去帮她时,就听见一声枪响。他抬眼看去,一丧尸仰面倒了下去,面部狰狞可憎。再看安然,尽管她的手还是有点抖,阿雨还从她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兴奋。

这是什么怪胎?

“安然,此地不宜久留。”阿雨扫视了一下四周,继续道:“不能保证等会丧尸会不越来越多,只凭咱们两个人肯定支撑不住。趁着现在没人,我们……”

“阿雨!”

安然的瞳孔猛地一缩,阿雨清晰地从她清澈的眸中看见一只巨大的丧尸越来越近。

阿雨急速回身,冲那只足有两米高,突着两颗布满红血丝的眼球的丧尸开了一枪拉着安然就向相反的方向开跑。

“吼!"

“我好像打偏了,快跑!”阿雨冲安然喊着。安然回头看了一眼,恐惧与绝望蔓上白皙干净的面庞。

“阿雨……你打中了。”安然喃喃着,用一种近似崩溃的语调说道。

“什么?”阿雨没听明白。

“你打中了它的眉心……”安然低声道,拼命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尾音。“可它为么还能追在我们的后面?”

安然的说话声近似耳语,阿雨却听得一清二楚。他的心猛地一沉,好似深陷冰窟。

“快跑。”阿雨没说别的话,一手握紧枪支,一手紧牵安然。手心里全是他和安然冷汗。

阿雨迅速绕到一个岩石后面,刚想探头看看情况,背后的岩石便应声而裂,两人一次彻底地暴露在巨大的丧尸面前。

“它怎么……那么快,力气那么大……”安然绝望地说道。

阿雨抿唇,一边回手“砰砰”又朝丧尸开了几枪,一边飞速地往基地跑。丧尸像激怒了一般,迈着大步咆哮而来。

“吼!吼吼!”

“阿雨,它有感情!”安然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它们……是进化了吗?”

“有可能。”阿雨躲过丧尸扔来的一颗石块,冷静地分析着。“它还会攻击,我怀疑这周围丧尸的减少与它有关。”

“为什么?”安然回头给丧尸一枪,让它减缓了些许速度。

“丧尸也是有领域意识的,尤其是它这种有了些许智慧的巨型丧尸。”阿雨飞速道。“凭我东躲西藏四年的观察,应该是这样。”

“明白。”安然跑过一堆碎石,气喘吁吁地道:“它好像免疫所有的物理攻击啊,怎办,阿雨!”

“丧尸只有攻击到它的大脑才会倒下,而想要攻击它的大脑且不穿透皮肤,我想……一是眼睛,二是耳朵。”

“可是我们在跑,怎么可能对准那么微小的孔洞!”安然崩溃地喊着。“我只剩下四子弹了,阿雨!”

“你在前面跑,我到它旁边寻找机会。如果在我打死它之前你跑到了基地,就赶紧诉乔一情况,再让 Nava 派无人机探看四周。我要是活着,你们就来;我要是……也变成了丧尸,听我说,安然。那你们就扔炸药打死我,听明白了吗?”

安然死死地咬住下唇,狠命地摇头:“不,我们一起。”

“傻姑娘,我是男人,要有担当。”阿雨笑了,甩开了安然的手。“快跑!”

快跑!带着我所有的希冀和希望,快跑!

阿雨把枪紧握在手中,顺着峭壁向下一跌,喘着粗气。

还剩三颗子弹。不行,得把丧尸引到这边。

阿雨举起枪,对着丧尸的脖颈处扣动扳机。丧尸果然怒了,但它犹豫了一下,仍直奔安然。

阿雨低咒一声,沿着岩石边缘飞速靠近丧尸,对准它再次扣动扳机。丧尸这次栽到地上,更大声地咆哮着,它不到三秒钟又站了起来,直冲阿雨。

阿雨看出来丧尸的步伐明显变缓,他眼睛一亮。“安然!朝他开枪!它快不行了!”

原本正全力奔跑的安然脚下一顿,立即旋回身躯对准丧尸的后颈连开三枪。

丧尸摇晃着倒下了,红褐色的液体从它的后颈喷涌而出,像喷泉一样落到四周灌和岩石。过了大约二十秒,它颤抖着,缓缓地支起上肢,企图能再一次站起来。可惜,没坚持到六秒,它又倒下了。这一次,它没有任何响动。

安然扶着腰,小步跑到阿雨的身边,艰难地吞了口唾沫。“阿雨,我们……成了吗?”安然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像怕吵醒了它一般。

“不能轻易下结论。”阿雨摇了摇头。“它可能是在耍诈。你打中它时它在朝我奔跑就算摔倒也会趴在地上。但现在你看,它是曲腿侧躺的。一是它将薄弱的耳朵遮了,二是它会方便站起来。如果我们真的走过去或放松警惕了,它会一跃而起,们谁也逃不了。”

安然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全身寒毛乍竖。纠结了一下,她又开口问道:“可它刚才明喷出那么多的血……一个碳基生物……”

“不对。”阿雨再次摇头,紧盯着宛如一座小山的丧尸:“永远不要用正常的思维对不正常的事物。如果普朗克当初不敢提出他的猜想,所有人都会继续按照经典物论去解释光波,那就没有后来的波粒二象性了。我听说已经发现了一种生物,它以把一种剧毒性的元素用作代替自己身上的碳。谁规定了所有生物都必须依靠水食物存活呢?没有,都是我们自己固化的思维。”

安然无言。她伸手握住了阿雨的手,却发现它一片冰凉。她抬头看向阿雨,对方给了她一个鼓励性的笑容。

“我说这些是因为我怕它会再爬起来,你还剩几颗子弹?”

安然伸手比了个一。

“这离基地不远了,你把手枪给我。等会儿我会护你跑回基地,希望我刚才说的会你的研究有帮助。”阿雨笑了。“最后能抱一下吗?”

安然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只认识了二十来天的男人,突然冲过去一把将他抱住。

“别傻了,我等你。”她的声音闷闷的。

“好……”

“吼!”卧在地上的丧尸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它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直奔人。

“跑!”阿雨一把推开安然,自己竟然冲向丧尸。

“阿雨!”安然一惊,本想跑回来。但一想到阿雨推开她时坚决的目光,她顿了顿头也不回地往基地跑可是,眼泪却止也止不住。

身后两声枪响,伴随着丧尸的吼声和巨物轰声倒地的声音,安然捂着嘴,泪流面。

子弹,都用没了。

突然间安然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往阿雨和丧尸打斗的对方奔去。那里尘烟四起一片静谧。安然呆愣地站在原地,目光空洞,找不到聚焦点。

阿雨呢?

安然缓缓转了一圈,茫然地扫视着四周。

阿雨呢?

一阵眩晕感袭来,安然勉强稳住了身形。她站在一片虚无的空地上,像是一只被弃了的,迷失了归途的羔羊。

“傻丫头。”尘烟逐渐散落,一道模糊的身影伫立在离安然不远处的前方。“我不是你跑吗?”

安然恍若未闻,眼睛只是痴迷地盯着那道熟悉的人影,看着它越来越近,听着自的心跳越来越快。当看到阿雨微笑着站在她面前时,安然终于忍不住了,“哇”地声哭了出来。

“阿雨你个王八蛋,你竟然骗我……呜呜呜,王八蛋……吓死我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好好好,我是王八蛋。”

“还是个骗子!”

“嗯,我是骗子。”阿雨温柔地低头,把手放在裤子上擦了擦,才伸手揉了揉安然茸茸的头顶。“乖。”

“呃。”安然上气不接下气,打了个哭嗝,阿雨哭笑不得。

“抱。”安然一把搂住了浑身沾满血液的阿雨,让他一愣。

“我……身上脏。”阿雨有些忸怩。

“我不。”安然抱得更用力了。阿雨停了一下,也用力圈住安然,将下巴轻轻放在然的头上,嗅着她的芳香。

“真好。”阿雨轻声道。“安然,你知道一般电影演劫后余生时,男女都干什么吗?”

“干什么?”安然好奇抬头,撞上他略微炙热的眼神。

“他们一般都会……像这样。”

阿雨低头,含住安然两片娇嫩的唇,将安然的呜咽声悉数吞入腹中。唇瓣间相互擦,阿雨的舌灵巧地撬开了安然的贝齿,进一步探索汲取她的芬芳。安然小小地咽了一声,阿雨更加肆意地侵略她口中的每一寸领地。

TIP

【提示:中间内容付费观看^v^】

安然一把拍掉阿雨不断下探的手,将他重新扶在自己腰上。

阿雨半挑眉,单手拖住安然的翘臀,将她轻轻拖了起来。安然惊呼一声,却再一被阿雨堵住了嘴。阿雨捏了捏手里软乎乎的肉肉,引得安然一声娇吟。

过了约 1 分钟,两人这才气喘吁吁地分开。安然的小脸通红,眼底水光潋滟,低着不敢看阿雨。阿雨轻笑,牵起她的手。

“回家。”

“安然,你嘴怎么……唔!”Nava 刚好奇地跑过去,就被菠萝及时拉住了。“菠你捂我嘴干什么!”

菠萝无奈地看了一眼 Nava,揉了揉她的脑袋,再次看向两人。当目光落到阿雨的上时,他眼神一凝。

“你们遇上丧尸了?很多?”

“啥?你们没事吧?”Nava 一听就急了,赶紧冲上来探看。

“没事。”安然摇头。“我们要是有事,就回不来了。”

“普通丧尸倒无所谓,但这次有一只巨型丧尸,它的皮很硬很厚,普通手枪几乎不任何作用。”阿雨的眼底似乎是迷惑。“它似乎还有智慧,能用石块进行攻击,力无比巨大,还会...诈降。”

话音落下,屋子里是死寂一般的沉默。Nava 瞪大了眼睛,几秒后她冲入了监控室三人对视,不约而同地跟在她的后面。

Nava 坐在大屏幕前,焦急地敲打着键盘,基地在方圆三千米内都装了隐蔽的高清控,可以 360° 无死角查看。

“Nava,乔一呢?”阿雨扫视一周,没看见乔一的身影。

“乔一去找绿洲了。”菠萝解释道。

“他一个人?”安然不敢相信地问着。

“是,他说……他好像看到了银月。”菠萝把脸别了过去。“他带了我最新研制炸药,保证能炸死数十只丧尸。但要是像你们说的巨型丧尸……”菠萝为难地了一眼慌乱的 Nava,压低了嗓音。

这时 Nava 腾一下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三人赶紧冲到大屏幕前,惊愕地现乔一和一个衣衫褴褛的人站在一起,他们面前的,是两只巨型丧尸。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Nava 突然往外跑,却被阿雨一把拦住了。Nava 转过头,满眼泪。

“你干什么!”Nava 低声吼着,双肩因情绪激动而颤抖。

“你冷静一下,Nava,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阿雨紧紧地扯住 Nava 的手腕,防止挣脱跑走。“你先听我说。你现在立即派几架无人机载着炸药去帮乔一他们,我们个带着菠萝的新炸药和枪弹去帮乔一,时刻用无线耳机保持联系。”阿雨看着逐渐静下来的 Nava 微微松了一口气。

“你要相信我们,我们是一家人。”安然伸出一只手,搭在了 Nava 的肩上。

阿雨见状,和另两个人取好装备,向 Nava 指示的地方前进。

“安然,十点钟方向!”Nava 在耳机里喊了一声,安然立即开了一枪,一只隐在山后面的丧尸咆哮一声后倒地不起。

“这些丧尸好像突然间都开了智慧!”菠萝朝阿雨喊道,又按照 Nava 的指示打倒了只普通丧尸。

“注意,你们接近了!”

转过一块突出的岩石,三人看见几架无人机和苦苦坚持的乔一两个人,还有那两身中数弹却仍能扑向乔一的巨型丧尸。

“阿雨!我哥他们里丧尸太近了,我不敢引爆炸弹!”无线耳机中传来 Nava 焦急的音。

“明白。我会找机会引开他们,然后你再引爆炸弹。”阿雨快步冲向丧尸,连开枪,延缓了丧尸的脚步。“乔一!”

“阿雨!”乔一听见枪响,微微松了一口气。“落叶,快跟上我!”

他身边那个陌生男人点了点头,回身给离得最近的丧尸补了一枪,拖慢它追上来脚步。

两人在枪弹的掩护下迅速拉开间距。“Nava,炸!”阿雨估计了一下距离,一边 Nava 下令,一边又给丧尸补了几枪。

等两人跑到阿雨身边时,围绕在丧尸附近的无人机“轰”一声爆炸,二十几颗改良药一齐落到两只丧尸周围,扬起近三米高的尘灰。

乔一松了一口气,朝阿雨笑了。“幸亏你们来了……介绍一下,这位是落叶,们刚刚在那边遇到的。”

落叶友善地笑了,和众人一一握手。

“乔一,我和安然刚刚也遇到了巨型丧尸,它的防御性能特别强,甚至还有智慧。阿雨皱着眉。“你们有什么发现……”

“阿雨,我好像找到原因了!”Nava 突然打断了阿雨的话。她坐在屏幕前,一副难置信的表情,她缓了一下,艰难地说道:“攻击你和安然的丧尸是这里出现的第一巨型丧尸,我调查了附近的监控,它曾吃过……四只死去近十天的丧尸残体。后它的骨骼开始发生变化,直到接近两米三。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它血液的颜和普通丧尸是不一样的。”

阿雨等三人对视,听 Nava 继续说下去。

“而攻击我哥和落叶的丧尸喝了……喝了你和安然杀死的那只巨型丧尸的血,变成了,巨型丧尸。”

Nava 极力遏制着自己的颤音,她的手一直在发抖。

这说明,丧尸是可以靠吃掉同类来进化的,并且新型病毒,可以不断通过体液传进化!那如果巨型丧尸吃掉巨型丧尸呢?

安然捂住了嘴,脸色惨白。菠萝和阿雨凝眉,气氛直降到极点。落叶和乔一面面觑,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

“等一下!小心丧尸!”Nava 的尖叫声突然从耳机里传出来。落叶的背后,一只血模糊,千疮百孔的巨型丧尸冲出了尘烟,张着大嘴全力冲了过来!

阿雨一把将安然扯到身后,同时冲着马上扑到身上的丧尸连开数枪。丧尸咆哮声,压在了不及做反应的落叶身上,将他的脖子一气咬断。顿时一股滚烫的血泉冲九天,又淋淋撒撒落在四周和乔一的脸上。(作者 PS: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呜呜呜,不是故意要把落叶写这么惨的,开局还不到 3min……我的心也好痛!我吧对不起 555 对不起!可以私信骂我,深表歉意 555)

“乔一!跑啊!”阿雨冲着看起来有些傻愣愣的乔一大喊。乔一如梦方醒一般,朝倒在地上的巨型丧尸连开数枪,跑到了阿雨四人身旁。

“落叶他等一下会不会也……”菠萝握紧了手中的炸药,小心地看了一眼沉默的一。

话音刚落,原本安静地趴在地上的落叶,浑身抽搐起来,四肢僵直地曲伸,身上细胞急速生长,伸长。他的眼睛猛然睁大,眼球向外鼓,布满了红血丝。由于骨的快速生长,皮肤被扯成一大块沾着血液的,下面藏着不断抽搐跳动的被抽断神的,白花花的放出惨淡光辉的肉。

“阿雨,趁着他还没完全变成丧尸时,杀了他!”Nava 在耳机里着急地喊着。“我看了一下,每次丧尸升级的时候都是它们最虚弱的时候。另外你看他……它血,和普通丧尸,巨型丧尸的颜色又不一样!”

阿雨犹豫地看了乔一一眼,为难地道:“Nava……”

“阿雨!它现在不是人了,是丧尸!是即将转化完成的巨型丧尸!”Nava 对着屏内豫不决的阿雨大喊,恨不得能冲进去给他一拳,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阿雨,Nava 说得对,它已经不是落叶了,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在它彻底变成巨型尸前杀死它!”菠萝提高了音调,故意让乔一也听见。

安然在一旁忍不住了,上前两步对准落叶早已遍布黑纹狰狞的脸,连开数枪。

“妈的,一帮男的磨磨唧唧难舍难分。”安然怒道。“都末世了,还搞什么人尸情了?不是它死就是我们死!你们以为死时神经没有知觉吗?错!变成丧尸的疼痛照样能感受到!它会疼痛!尤其是速增为两米高的小型巨人,神经都抽开了,它会痛吗!你们听到它的呼喊了吗!”

安然用手胡乱摸了一把满是泪痕的脸,提着医药箱大步走上前去。阿雨张了张嘴刚想拦住她,就被乔一阻止了。

“安然说得对。”乔一摇了摇头,“我们,都不冷静了。”他扭头看了一眼正在解剖安然,向她走去,俯身帮她拿着瓶瓶罐罐。

“我是冷静的。”菠萝低声嘟囔了一句,和阿雨一起,也走了过去。

四人静静地把落叶身上微微泛着橙色的血液和巨型丧尸的血液分别收集到两种瓶里,整整齐齐地摆在医药箱内。

“安然,你快看你右手边的那个小坑!”Nava 的声音再一次从耳机里传出来。

阿雨碰了碰乔一,四人一齐看向 Nava 指示的水坑。准确来说,是血坑。

落叶近橙红色的血液汩汩流入坑内,与巨型丧尸红褐色快干掉的血液相融合,混后的液体像瞬间被煮沸了一样,不断地冒出气泡,并且有白色絮状物出现。在气中沉沉浮浮。众人屏着呼吸,生怕错过什么意外。落叶不断注入的血液渐渐变小直到如线的一缕,最后至一滴不剩。而随着橙红色的血液越来越多,坑内的颜色后由红褐色逐渐变为人血的鲜红色,再逐渐变为橙红色。

众人看得眼都花了。

“就这?”菠萝不经思考,脱口而出。他抬头对上安然似能吃人的眼神,脖子一缩悻悻地不敢说话了。

他真心就只看见了一堆血红色的液体嘛,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阿雨幸灾乐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挑了挑眉。除了安然,谁能真正看出来那红不拉叽的东西有什么门道!多学学他,不懂就不要瞎说话了。

等众人取完样品回到基地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人血一般是鲜红色的,普通丧尸是红棕色且粘稠,巨型丧尸是红褐色的,而处于和巨型丧尸之间的是橘红色的。”

在偌大的生化实验室内,阿雨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安然摆弄着各个仪器试剂。

“银月是谁?”阿雨想起之前 Nava 说过的名字,乔一的冲动,好奇地问道。

“你怎么问她。”安然戴着护目镜,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银月是乔一的妻子,人青梅竹马。当初丧尸破开他们家和窗户,乔一让银月抱着孩子从另一边跑,他住丧尸。谁知这一分割就是永远。”安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乔一一直觉得月和孩子没死,一直活在内疚当中。所以从屏幕中看到一闪而过的影子时,乔一会那么激动。”

“原来……这样。”阿雨的嗓子有点发燥。安然没搭话,认真地盯着试管中的体。

“我提不出来。”漫长的数个小时后,安然颓然地倒在一旁,眼神半是绝望,半是狂。“我只能猜测,落叶的血液可以治疗丧尸。”

阿雨的唇抿成一条线。半响,他笑了笑。“不着急,我们还有时间。先去与乔一他说明情况,然后……再想办法。大不了,我们还可以做实验。”

“什么实验?”

阿雨耸了耸肩。“虽然这么说不太人道,但初衷总是好的。别忘了,我们现在身处环境最不缺的就是丧尸。”

“有道理,走吧。”安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冲阿雨招了招手。“今天晚上我做饭。”

“明白。”阿雨了然地点了点头。“饭我已经闷好了,我再去炒两个菜,然后你端来。”

“你可真聪明。”

“来!人!呐!”

清晨生化实验室旁的走廊里传来一声尖叫,众人集体颤抖了一下,各自扛了一把光速跑到实验室。

乔一和菠萝对视,阿雨一脚踹开大门,两人揣着枪冲进了空荡荡的生化实验室,处搜寻着。

“安然?”阿雨紧张而小心地叫着,慢慢踏进了化学实验室。“你现在在哪儿?”

“你瞎吗?”安然拾着一个烧瓶不耐烦地从一张摆满各种玻璃瓶的桌子后站了起来“看不见我在这里?”

“哦。”阿雨一噎,收起了枪。

“没什么事吗?”乔一试探性地问道。

“没事啊。”安然的表情更奇怪,“你们……怎么了?”

“可是我们明明听见你在喊‘来人哪!’”Nava 插了一嘴,双手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然。“你真没事?”

“真……”

“我知道了。”原本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阿雨突然打了个响指。“跟我来。”

剩下的四人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跟着阿雨一起走。五人一行来到厨房大厅对着一只新型电饭煲面面相觑。正当众人不知所措时,那一只电饭煲竟然自己弹了盖。

“来人哪~要糊啦!”

众人被吓得一哆嗦,眼睁睁地看着电饭煲一个“人”在铁台上又唱又跳。

“来人哪~”

“安然?”乔一威胁似地看向安然。“怎么回事?”

“要糊啦~”

“阿雨”安然一瞪阿雨。“怎么回事?”

“别看我啊。”阿雨赶紧把电拔了,以防止那只电饭煲继续手舞足蹈,“昨天晚上和天早上我都和 nod 在一起。”

这时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正屏息时,一只有点毛茸茸的乳白色生物闯进了野。

“啊。”一口唾沫精准地吐到了阿雨的脸上。

”啊!“阿雨的惨叫响彻整层楼道。

众人,我们信了。

“安然,你手里怎么还拿个玻璃瓶子啊,血红血红的,咦~”Nava 嫌弃地摇了摇头隔着铁网拍了拍被困在里面看他们吃饭的 nod。"嘿!Bro , are you ok?"

我一直想把落叶血液里的蛋白质提纯,人血,巨型丧尸的血和普通丧尸的血我都纯了,就差这种兼形态丧尸的血液,我始终提不出来。只要我提出来了,就可以实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那这瓶子里像结晶一样的东西是什么?”菠萝指着安然手边的瓶说,含糊不清地着。”我记得我们初中老师说过,实验室里的东西不能往外拿”

“是,但...” 安然点了点头,突然她的眼睛一瞪,难以置信地看着手边析出了许晶体的烧瓶。“出来了?”

“什么出来了?”菠萝纳闷地问道。安然像没听见一样,直接冲出了餐厅。

“物质或达到一定纯度,就会从溶液中析出来,就像萨姆纳从刀豆里提取脲酶一样”阿雨喝了一口汤,砸吧砸吧嘴。“我们别打扰她了,让她先研究一下,相信一会就有结果了。”

果不出阿雨所料,一个小时后安然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播音室:“所有人到大厅集合我有要事宣布!”

一分钟后,每个人拎着一把枪,整整齐齐地站到大厅中央

“你们干嘛……全副武装的样子?”

“提出来了?”阿雨问道。

“兼形态丧尸的血液可以治疗丧尸病毒?”Nava 问道。

“现在是不是要几起案例做个实验?”菠萝问道。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乔一问道,拍了拍手中枪

“啊嘞。”安然傻呆呆地看着跃跃欲试的四人。“Nava 就别去了,留在基地帮我们着四周情况。毕竟...理论成立,实践可不一定。”

“没错。”菠萝插了一句。“你最重要了。”

Nava 的脸一下子涨红,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其实看到落叶时,我的心里就一直有个猜测。那就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幸存下来,只不过他们没找到合适的庇护所。那我们能不能大胆猜测一下,其实,在迹的另一边,有更大的一片绿洲同样在找着幸存的人类。又或者,因为有了安然发现,我们可以凭着人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创造绿洲。”

众人静静地听着阿雨的发言,半响也没有人说话

“我们才是我们自己的希望。”阿雨微微一笑,“这里才是真正的绿洲。“

“感谢大家可以出现在我的世界,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乔一伸出了一只手。“这次动是玩命,我得承认。但是,我愿意。”

阿雨看了他一眼,将手放在了他的手上面。

“说这么伤感干嘛,还得回来喝我和 Nava 的喜酒呢。”菠萝低声说道,把自己的手在了两人上面。

Nava 瞪了他一眼,唇角却微微上扬。

“谢谢有你们。”安然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别忘了还有我们的喜酒!”阿雨冲安然挤了挤眼睛,被他重创一拳,众人都笑了。

“我们始终在一起。”Nava 最后一个放上自己的手。

“Losenone!”

口号掷地有声,所有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燃烧的丰喜以及属于家的温情。

一无所失。

Nava 站在屏幕前,看着四人在险峻下一支一支地把血清注射到扑来的丧尸体内,看着它们倒下,爬起,转化,他们尝试,进攻,防卫。

最后一支血清用尽,那只丧尸在地上痛苦地扭讱,渐渐停止了讱诈。中随着它动的停歇,它的皮肤不在惨白,原来突出且遍红血丝的眼睛慢慢恢复正常,獠牙自脱落,只不过指甲仍有些尖长。安然尝试着靠近,给她注射了一针恢复体力的药物

大约一个小时后,安然缓缓站了起来,揉了揉早已麻木的腿,冲着在场的三人和中盘旋的无人机比了个手势。一滴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兼混着泥沙滴下,在她扬的唇角停留了片刻,逐渐划下。

终于,成功了。

Losenone.一无所失。

Nava 捂着嘴,明明是笑着的,泪水却不听话地从指缝里溢了出来。

她就知道他们可以,一直都知道。

nod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用头顶碰了碰 Nava 的手。它“啊”地一下,往旁边地图上吐了一口唾沫。唾沫盖住的地方,是一个绿色的点点,正是基地所在的置。绿点旁边引出一个箭头,指向一个词——“绿洲”。

大屏幕上,四人看起来蓬头垢面却步伐稳健,其中一个还背着一个衣衫褴褛,看来很虚弱的女人。他们迎着正午的太阳,一步一步踏进光辉。

乔一,阿雨,菠萝,安然,Nava,nod,还有那个女人。

Nava 在心中默念他们以及自己的名字,描绘着众人的模样。

欢迎来到绿洲,我们终会一无所失。


完结感言:特此鸣谢阿雨先生,感谢他为我提供活页纸和文档转换服务。我也谢谢他好几天不陪我上课,让我一个人可能快结束的时候(被活憋死),心里有点着急,写出来的鬼东西不太尽人意,很草率……主要因为胃疼。所以奉劝大家!一定要好好吃饭!要吃饭!

白昼锦写于 2021.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