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心水晶的滴落玫瑰

By renxiaxin33

时间和空间,两个概念合一既是时空,根据薛定谔的猜想,应该不只有一个时空,类似平行世界,那么是不是可以穿越呢?难道可以随意穿越?那时空夹缝的存在会怎么样呢?。

蓝天白云,微风拂面,车水马龙,公园是这个快节奏世界的缓和区,情侣手牵手趟在青草坡上,小孩子们的追逐玩耍,老人们的棋局战场,世间美好的浓缩一角。有外出郊游,也有宅家自嗨的。

雨季打扫着房间杂物,灰尘弥漫房间之中,打开窗户的一刻,那弥漫的灰尘随着气流跑向那广阔的世界。

扫把将地上的纸屑,头发和那些卡在床下的积攒许久的尘埃扫入颠簸,扫着扫着扫到一个很有沉重感的东西,雨季趴在地上从床底拿出一个铁盒子。

金属质感的盒子,盒子上刻有不知含义的文字,文字的格式以及排列都和盒子完美组合,黄金比例。观察了一会儿,雨季感觉出了盒子的不协调感,和之前感觉出的完美相互矛盾。

拖把浸泡水桶之中,干燥的布条吸收着水分,雨季提着拖把,带起的水随则布条滴入桶

中,暗淡无光的瓷砖在拖把擦拭下反射着阳光将那些还没跑出房间的浮尘印射出来。

凌乱的房间短短半小时内变得整洁,雨季找到合适的位置拍照发文,余光瞥见那扫出的盒子,她回想盒子上很久之前线下聚会时,一位群员送的,好像是刃还是忍来着,打开盒子,丝绸质感的红布上放着一颗紫水晶,紫水晶下压着一张纸条。

“触碰时水晶,触碰的人默念要前往的时空就能进行穿越,默念“返回”则回到原来的时空却不会加速时间,这是一瞬间的旅行”

中二突然占据了雨季的大脑,摆出了一个她以前都做不到的姿势拿着水晶默念着,随着雨季闭上眼睛,水晶发出耀眼白光照亮整个客厅,雨季随着光芒而消失于房间之中。

睁开眼睛时,雨季已经身处一个奇异空间,四周散落着一幕幕过往,像是镜子被打破的碎片飘浮在这神奇空间之内,空间散出五彩斑斓的光照在雨季脸上,脚下是一条由黑色碎石拼接的道路,连接着旅行尽头,道路之外则是万丈深渊。

“这……神奇啊”

一路小跑,石路连着一道光幕,光幕有节奏的浮动着,进入光幕,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钢筋水泥构成的大楼,内燃机提供动力的交通工具在道路上飞驰。

雨季打开手机发现日期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自己真是从房间穿越到了这大厦的楼顶,这种不科学感扰乱了雨季的大脑,雨季感到一阵眩晕,眩晕感只持续了几秒,缓过神后,沿着楼道下楼。

向路人询问后得知了这个世界的世界和原世界一致,来到自己的母校逛了一圈和记忆中的无差,除了家的地点不同之外还有一个让雨季感到意外的是她看到了自己,雨季远远的看到自己从百货大楼出来和朋友们有说有笑。

天慢慢黑了,夕阳挂在天地交际间,红色的光将那白云印红向外渐黄。

白光闪耀,雨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墙上的钟表时间和穿越前一样。

雨季看着手里的水晶心想看来得去找找那个忍了。

几天后,雨季按照群聊里照片拍摄地址找到了忍的住址,位于郊区,还好住的楼层不高,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微胖男生。

“不用说,我知道,请进。”那男生做了个请的手势。

与那乱头发不一样的是他住的房子却不乱,整洁,窗户全部打开通风,但是让雨季迷惑的是进来后忍也没说什么,反而是去洗澡。

在雨季还在乱想时,忍已经洗漱完了,长乱的头发已经变成了背头,眼镜下是一双没有完全睡醒的深棕色眼睛。

一杯冷茶推到了雨季面前,忍手里拿着笔记本坐在雨季对面说道:“石头用了是吧?”雨季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用的?”说着忍一边用笔在本子上写着。

“对的……我……还想叫他们一起呢,”雨季纤细的手拿着茶杯小呡一口,茶的味道清甜可口和雨季自己所想苦有极大的反差,也不再小呡一口而是见底了。

忍给她续茶说道:“这个只能自己用,带着他们会导致不可预测。”

“那你是怎么……拿到这东西的啊?”刚续上的茶一饮而尽。

忍撑着头开始回忆往事,“那是我读书时,一个转学生给我的,她长得很好看,言行举止都有着类似上流社会的优雅,班上的同学们都围着她转,因为我孤僻所以没和她聊过天,很久之后学校开晚会,我鼓起勇气过去和她聊,还蛮顺利的,聊了很久,晚会结束时给了我这个水晶说能穿越时空,晚会结束的几天里,她就没来学校了说是转学了”

忍说着起身从房间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位黝黑麦色的女生手搭在男生的脖子上拉过来强行合影,男生惊慌失措的表情和女生的笑容行成鲜明对比。

“水晶的能力我试过,很神奇,那个盒子也是她给我的,纸条也是和盒子一起的,她没说里面是什么,我问她,她也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忍续完杯后将水壶放回冰箱。

“这么多年了,也有因为水晶发生了一些事,不过在处理下也没有什么了,这颗水晶就是礼物,线下聚会的礼物,对于神奇事物还是保留敬意,不要太沉迷所带来的神奇。”忍将照片放回房间,把一颗黄水晶项链放在桌子上。

“送给你,这是保险,是我之前因为水晶事件而准备的,黄水晶的碎屑会把你带回现世,还有不要频繁使用。”雨季这才看到忍的脖子上挂着一颗黄水晶。

雨季将项链收好并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置桌上说道:“这是一点心意。”

在忍家之后,雨季没事就去另一个世界游玩,水晶带来的神奇让雨季沉迷,不同世界物价也不同,吃饭都是高档餐厅,帝蟹波龙也是餐餐必备,只不过通过隧道时总是感觉有什么怪东西在周围游荡,那种时有时无的感觉让雨季背后发凉,雨季决定减少穿越次数,经过隧道也不再闲庭若步。

雨季踏着碎步哼着小调走在回程路上,今天的穿越很开心,帝蟹波龙和牛美酒,古典乐器奏起那欢快的乐曲,雨季代替了异世界的自己去参加了一次上流社会的聚会。

回想着聚会时的场景,余光却看见了一个从未见到了东西,那是一团黑色的雾,雾中隐隐露出骸爪却又像是黑雾构成的形态,黑雾开始了变化,一条指头大小的长舌从黑雾伸出在虚空中挥舞,一小会儿,那雾似猎犬般低吼,利如尖刀的骸爪在道路刮出刺耳噪音。

雨季哪里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扭头就跑,那虚空之物也随之追来,雨季只想快点穿过幕布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怪物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怪物即将扑倒雨季时,雨季将脖子上的黄水晶摔碎,碎屑将雨季包裹在内发出耀眼光芒。

雨季回到了自己房间,冷汗直流,喘着粗气,刚刚经历追赶的雨季走进浴室将浸满汗水的衣物褪去,温暖的水流顺着胴体流至脚边。

“应该不会追来吧,毕竟不是一个空间啊。”刚洗完澡的雨季在房间中吹着头发,细想着隧道之中的怪物就毛骨悚然,雨季对着镜子梳着自己凌乱的头发,涂着面霜,突然雨季停下手里的活呆呆的看着镜子。

镜子印射的墙角,一股黑雾慢慢散开,那邪恶的长舌沿着墙体缓缓下落,似有似无的眼睛盯着雨季,那一瞬间长舌直接向雨季刺来,雨季来不及躲闪,长舌贯穿了她拿面霜的左臂,在与怪物接触的左臂传来剧烈疼痛,雨季看向伤口,没有流血,只有个洞,能看到骨头肌肉血管的截面,贯穿的部位就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雨季惊慌失措夺门而逃,怪物也开始追击,几次的爪击险些让雨季惨死,强大的力道将家具拍碎,雨季的速度还是比不过怪物,就在即将追上雨季时,雨季已经逃出家门迅速的将门关上,怪物撞在门上的力将雨季弹向邻居家门口,雨季挣扎的从地上爬起,而雨季家的防盗门已经被撞到变形。

雨季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分泌物的抑制效果消失带来的是疼痛,身上是大大小小的擦伤和淤青,她知道要去找谁,只有他能帮助自己摆脱怪物。

雨季扶着楼梯扶手一瘸一拐的走到楼下,叫了辆快车就上车歇息,车在路上快速飞驰,在经历生死之后的疲惫感也随之而来,在疲惫挤压下困意袭来,在车行驶速度下,路灯也划出一条光线印在车窗一上一下,就像是一个摇晃的钟摆。

眼皮打架,意识即将沉默,那怪物的脸出现在雨季脑海,雨季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老司机慈祥的面庞。

“小姑娘,到站啦。”

“谢谢您了,老师傅。”

冲击带来的伤痛持续着折磨雨季,扶着石质扶手缓缓上到二楼,敲响了防盗门,门内的人打开房门,雨季便倒在那人身上。

虽然忍见过累到昏迷的人但是能坚持到目的地在晕倒的却没见过,忍叹了口气将雨季抱进房间。

雨季醒来时发现身处一个陌生房间,整个房间都是弧形,就像是一个球的内部。房间的布置可以说是没有角度只有弧和圆,连窗户都是弧形,令人非常不适。雨季想从大圆床上起来,已经麻木的双腿让她无法移动只能靠在床头。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胃肠摩擦声传出肚皮,肚饿声还带着房门把手扭转声,雨季惊慌的看着门口,看到忍进来便放松下来。

忍端着一盘法式松饼和西柚茉莉花气泡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床边示意雨季,雨季点点头后忍将雨季抱起放在凳子上,金黄蜂蜜浇盖在松饼上配上蓝莓酱及葡萄干点缀显得特有食欲,餐刀将其分离,餐叉叉起送去口中,松饼柔软的口感搭配蜂蜜的甘甜蓝莓的清香,入口即化。餐纸包裹着茶杯隔绝冷茶的冰凉,粉红色的茶水入口冲刷着松饼的余香,西柚的酸和茉莉的香中和气泡刺激着味蕾。

饱餐一顿之后,两人就怪物一事开始商讨。

“穿越频繁导致,没被盯上的话,项链是有用处的,逃不掉的”忍那面无表情的说出的话那一句“逃不掉的”深深刻在了雨季心里,被那样的怪物追杀一辈子还不如被杀掉。

忍看出了雨季内心想法,“逃不掉是普通人无法跳掉,那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它们来自由角构成的空间和我们这个弧够成的不一样,追杀有限制需要小于等于 180° 的拐角出现,像这个球形房间就可以避免怪物出……”还没说完忍就听到雨季的哭声,头埋进被子里,抬起头时双眼已经红肿。

“除了……除了死就……就只能待在这里一辈子吗?”说话间带着颤抖,恐惧感充斥着房间。

“有办法能让你摆脱追杀,我先给你把伤治好,再去准备一下材料,这段时间里就待在这吧。”忍说完拿出一本钉着皮革的旧书,皮革上还绣着看不懂的文字。忍一页一页的翻动书页,手指从上往下的滑动找到了那一段后忍开始朗读上面的文字。

那是一段听不懂的文章,就像是佛教中的梵文,前面一段听上去还像是念经一样直到后面那刺耳的语调和恶鬼的般的声音从一个男生喉咙里传出,又像是有什么不知名存在在她耳边细语,雨季甚至能感觉到是一种细长的触手沿着耳道直入大脑顺着脑沟揉捏着大脑,有些进入神经沿着脊髓通向全身,神经的反应使的雨季感觉有什么在自己身上爬行,手摸上去却只能摸到自己细嫩的皮肤。

那种难受的感觉随着忍的停止而消失,他合上了那本旧书离开了房间,雨季掀开被子,除了被贯穿的左臂,身上的擦伤和双腿的麻木已经消失了。

准备的时间花了几天,这几天忍都在给雨季补充计划的要点还有甜食,三餐甜食不带重复,雨季感觉这几天胖了不少。

“结束后,你……能说说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吗?”雨季看着书时突然窜出一句。忍被这句问到了。忍想了一会儿后拒绝了,并说道:“不用结束后,现在就可以,还记得那张照片吧?”雨季想起了那张合影,忍和那有点黝黑的女生的合影“我也和你一样使用过水晶,也沉迷其中,我也遇到了它,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跑,双腿如同灌铅一样,心中的声音告诉我不要停下来啊,之后我接受了,接受了我即将死去的结局,我蹲在地上,等待它的到来,等待它能一口将我吞入雾中,我希望如此,就在我死于那巨口之中时,它消失了,眨眼之间,她出现在我面前带微着笑,我都开始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事情结束了但是不是完美,就像是《物语系列》一样没有让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只有让所有人都不幸的方法”说完忍离开了房间,转身时衣角扬起时露出了衣服底下的淤青,那时雨季知道了那段魔鬼的呤唱的用处。 几天里雨季一直在学习语言,那是个小语种,发音生僻,古怪,有时在念出一小段都伴随着幻觉和幻听,有时能见到呼吸的星星,听见一些靡靡之音。

计划到来,忍让雨季戴上一个发饰,说是能让雨季投影到其他世界去影响怪物无法找本体。“山上没有人住,在这里最合适了,让这一切都结束吧。”忍站在一边让雨季摘掉发饰后忍戴在自己头上,黑雾随着发饰的转移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先是长舌钻出黑雾,那细长的身躯也踏上这不属于它的土地,蠕动的液态皮囊,口器中散发出阵阵黑气。

雨季拿出来一把小刀和一瓶试剂,将试剂摔在地上一阵气流从试剂里向外传播,那黑色之物的速度开始缓慢下来,只能说相对如之前速度现在的速度已经够雨季反应过来,雨季一边跑一把用小刀在自己的肌肤上划动,每一刀切割着肉体,鲜血如泉涌在减缓的时间中滴落地面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玫瑰。

“Novea,Gapuye,Yuluyulu,Yiyayiya,Wulubupuli,Geyelisi·Enya!!!”

雨季念完咒术后,已经因血流不止,而筋疲力尽,黑色之物向她扑来,雨季用上最后的力使出滑步,带血的小刀划到了黑色之物的腿部,伤口之处流出黑色的蠕动液体。

“aluya,kelipu。”

条件完成,雨季说出了执行的咒术,那时地上的血液都像是活的一样从黑色之物腿部伤口里钻进去,黑色之物的身躯开始隆起有收缩随后黑色之物爆裂开来,在黑雾之中,一个黑影在蠕动,黑雾被风吹散后,月光照亮了黑影,几十条触手在挥舞携带着活动黏液的声音,数十个口器的发出着亵渎世间万物的怪异声音,不洁,污秽,腌臜,世间所有恶之意的词都可用在此物之上。

雨季倒在地上看着这不洁之物慢慢的向她蠕动,带着浓绿黏液的触手直指雨季的脸旁时,不洁之物身上燃起大火,火焰从体内冒出灼烧着不洁之物,火焰,这世间的净化器,像是神明降下神罚审判着不详之物,越过那神圣火焰,她看见了那黝黑麦色的女生在拉扯着忍,她和她对上了眼,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是璀璨的星光,自己的一切都要被吸入之中。

“请问医生她怎么样了?病情有好转吗?”面对病人家属的询问,医生面露难色。“精神科不像其他科,也有什么疾病引起精神不稳,但她这类是属于受到强烈刺激引发,是她在某一时间遇到了什么,让她在心理上发生病变。现在用催眠和镇静药物稳定了一些,但还是要留院观察,而且新来的心理医生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毕业的高才毕业生,相信会很快出院的。”

在隔离区雨季和亲友们在隔窗闲谈,谈论着院内伙食和医生护士的八卦,虽然不知道雨季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去询问雨季,怕其回忆那天的记忆。

夜晚,九天星河,和前些天比起,那厚厚的云层散去无影,星星闪烁着斑斓,月光透过玻璃照在了雨季脸上,她低语着,她执笔绘出那记忆,笔墨绘空也没让她停下,用手指在桌子上摩擦,血液绘出了图案,线到图形至立体她漫游在那广阔星团之中,穿越了亿万年的星光,感受着光芒被漩涡吞噬,阅过尘埃聚合到爆发为埃。漫长的演变只化为一瞬,恒星照耀着围绕周围的行星,蓝色星球上的大海涌出一群群黑色不定型的生物,它们吸收着周围的单细胞,散落融入之中,分裂。从寂静到爆炸,各式各样,蠕动,吞噬,繁衍。分支,上岸,绿色出现了,开始生长,它们慢慢长大,覆盖了除海洋之外的一切。这一切尽在雨季眼中,漫长的流浪在刹那间消失,她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人。

雨季看着身后的阿卡姆精神留养院,雨季想不起来自己经历了什么,在那漫长的治疗中,医生不断的让她忘记那段记忆,也是为了她好。

在亲友们的迎接下,崭新的生活将重新开始。

“雨季?雨季?雨季!”玖紧张的看着雨季,刚刚雨季在神游,“啊?没什么,只是这个奶茶店的茶和甜品鼾过头了。”玖看着自己吃了一半的布丁很是疑惑。“没呀,刚刚好啊,可能是你那份法式松饼和西柚茉莉花茶是新来的那两位做的吧。”

雨季抬头看去,那是一个微胖的男生和一个黝黑麦色的女生在打着蛋花,男生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女生则是活力四射,两人都注意到了雨季的视线三人互相看着对方,男生眼睛无神,女生眼睛璀璨星光。

一幕幕回忆闪过,雨季知道一切拉着玖远离着那两人,回头时,那女生露出了那回忆中的微笑。